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專欄 > 學習園地

2019年党员学习第十三课——聚焦四中全会 |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历史逻辑及重大意义

文章來源:《人民論壇》 | 發布時間:2019-10-31 | 【打印】【關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中國之所以能夠用幾十年走完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現代化裏程和取得的巨大成就,正因爲有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作爲強大的理論基石和重要理論保障。

       讀懂70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創新背後的理論支撐與思想引領,准確把握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當前的經濟特征,深刻認識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重要意義,才能夠更好助力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曆史關口繼續朝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前進。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为什么是中国独有且必须经历的特定阶段?

      一個國家的基本經濟制度和經濟運行體制必須與其所處的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社會生産力狀況是制約社會發展程度、社會發展階段的最主要因素,社會主義社會也需要劃分發展階段。

      并非任何国家进入社会主义都会经历的起始阶段,这一阶段由中國國情的特殊性所決定,爲中國獨有。

      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经济领域呈现哪些特征?

      经济发展尚不充分。這種不充分既體現在我國的人均國民收入還遠未達到高收入水平,也體現在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目標還有待實現。

      经济发展呈现出不均衡的态势。地區間的不均衡、城鄉間的不均衡和行業間的不均衡都不同程度存在。

      经济发展的科技动力尚不充足。在基礎科學及創新實力方面,我國與歐美發達國家的差距仍然不小,關鍵領域仍存在被西方國家“卡脖子”的風險。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重大意义是什么?

      是党基本路线的理论基础。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

      推动确立了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改革與發展的一切戰略都應置于這個發展階段的制約之下。

      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立足点。只有深刻認識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基本國情,我們繼續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發展才不至于發生偏誤。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需要经历的特定阶段

      任何社會都是逐步發展起來的,社會主義也是如此。衆所周知,社會主義高級階段是共産主義,共産主義階段消費資料是按需分配。曆史唯物主義指出,生産力與生産關系的矛盾運動推動著社會形態的變化,在這一矛盾運動中,生産力決定著生産關系,生産關系對生産力有反作用,生産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産力的發展。伴隨著生産力的發展,人類社會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走向共産主義社會。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經典理論,社會主義社會應脫胎于充分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生産方式不斷循環運行、直至其內在的生産資料私人占有與社會化大生産的基本矛盾不可調和時,資本主義社會就會將自身帶到曆史演進的盡頭,最後被無産階級主導的社會主義社會所取代。這也是爲什麽馬克思會預言無産階級革命會在幾個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同時爆發的原因。

       但是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规律下,社会历史发展也展现出它的特殊性。我国进入社会主义的特殊历程决定了我国在建设社会主义的进程中必定要经过一个特定的阶段——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它是指我國在生産力落後、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必然要經曆的特定階段。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不是泛指任何国家进入社会主义都会经历的起始阶段,这一阶段由中國國情的特殊性所決定,爲中國獨有。
      

       我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历程

       1842 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以来,我国的社会性质从封建社会转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产生于近代民族工业中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除了需承担领导资产阶级革命、结束封建社会的责任外,还担负着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历史任务。但是历史证明,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并没有能力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其原因在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的以自然经济为主导的中国并不能培育出有能力领导资产阶级革命的资产阶级。

       而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并将其中国化的中国共产党,在代表最广大无产阶级的基础上联合农民这一中国革命的主力军,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于1949 年带领中国进入新民主主义社会。再经过对工业、农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使中国于1956 年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但是彼時的中國由于並未經曆完整的資本主義社會,此前占主導地位的自然經濟並未在資本主義生産方式下進化成發達的商品經濟,這使得社會生産力水平嚴重落後。在這種情況下,我國進入的社會主義只能是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也就是生産力落後、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的社會主義。

      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当前的经济特征

      虽然自1956 年完成三大改造、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以来,我国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改革开放更是促成了经济总量的飞跃式提升。1978 至2018 年的40 年间,我国的GDP 总量由不足4000 亿元迅速上升至超过90 万亿元,长时间里高企的经济增速更是令世界瞩目,这是我国生产力发展的结果,也是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主要支撑。但是,我国目前的生产力较现代化水平仍有距离,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并没有改变,其在当前体现的经济特征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经济发展尚不充分

      这里的不充分是相对于人民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过程中所需要的物质条件来说的。首先,我国的人均国民收入还远未达到高收入水平。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我国2018 年的人均GNI 为9470 美元,位于全世界的中游。这说明我国还需要在经济规模增长上继续努力,保持中高水平的经济增速,才能为人均国民收入的跨越提升夯实基础。其次,经济发展的不充分还体现在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目标还有待实现。我国的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较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教育、医疗以及环保等事关人民美好生活实现的关键因素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二是經濟發展呈現出不均衡的態勢

     我国复杂多变的地理环境以及改革开放初期的倾斜性政策使得目前的经济发展呈现多个方面的不均衡态势。

     首先是地區間的不均衡,主要表現爲東強西弱。2017 年国内人均GDP 最高的省级行政区为北京,达到12.90 万元,而同期甘肃的人均GDP 仅有2.85万元,相差超过4 倍有余。这是我国地区间人民生活水平差距、政府财力差距以及基本公共服务非均等化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制约我国实现整体跨越式发展的重要因素。

     其次是城鄉間的不均衡。我國的城鄉間失衡結構既表現在經濟上又表現在制度上。经济上,城市中由工业化带来的现代化与农村发展缓慢的第一产业泾渭分明;制度上,户籍制度通过与社会保障体系挂钩割裂了城乡居民。这种双重的不均衡在此前虽然客观上为我国的城镇化及工业化提供了大量的农业剩余,促进了我国的经济积累。但到如今,不止其理论上的缺陷仍然存在,其在现实中的弊端也日益显现。城乡间的二元对立阻滞了劳动力要素的自由流动,进而制约着我国经济的纵深发展;城乡失衡也导致了城乡居民收入的巨大差距,2017 年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为3.64 万元,较农村居民1.34 万元的人均年收入高出2.3 万元。这一收入分配差距既说明了我国城乡失衡,也不利于广大的农村消费更好地融入经济循环,将对我国经济进一步前进产生较大的消极影响。

      最后是行业间的不均衡。由于我國基本技術實力不強加之體制機制尚有健全的余地,導致我國各行業的盈利能力及發展前景呈現不均衡的態勢。比如,金融、能源等掌握壟斷資源的行業盈利突出,而制造業利潤卻處于經常性的不穩定狀態之中。行業間不均衡的緣由更多來自制度層面,有待在深化改革中得到妥善處理。

      三是经济发展的科技动力尚不充足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更是我国当前突破经济发展瓶颈、朝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前进的关键因素。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虽然在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的艰难探索以及改革开放的迅猛进步后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并在某些领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但在基础科学及创新实力方面,我国与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不小。此外,在高新技术领域,比如,集成电路设计研发等关键领域仍存在被西方国家“卡脖子”的风险,突破性发展亟待技术创新。所以,综合以上三大特征。从经济发展这一生产力提升的结果看,我国的发展是不充分不平衡的;从科学技术这一生产力的表现看,我国尚有巨大潜力亟待发掘。这就意味着我国的生产力水平依然处于相对落后的地位,也就进一步说明我国依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内容和意义

      党的十三大第一次系统性地阐明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第二,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我們必須從這個實際出發,而不能超越這個階段。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是在建國以後經曆了多番波折、付出了重大代價之後才提出的,其本身就凝結著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建設和發展的經驗與教訓。在我國即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曆史關口,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就其本身內容而言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實踐有著重大意義。具體表現爲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党基本路线的理论基础。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可以被阐述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一基本路线的直接理论基础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阐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第一层含义为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这强调了我国的社会性质是社会主义社会。邓小平同志总结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级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就要求我们要持续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为共同富裕奠定物质基础;同时,还要求以改革和开放为经济建设提供优良的制度保障与外部环境。由于社会主义性质的规定,就要求我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永远在社会主义的轨道上发展生产力,为人民幸福而奋斗。

      二是推动确立了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第二層含義爲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也就是生産力相對落後的階段。對這個基本國情的認識要求我們必須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將改革與發展的一切戰略都置于這個發展階段的制約之下。

我國生産力還處在相對落後的初級階段,根據生産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産力發展狀況的規律,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被確立爲公有制爲主體、多種所有制共存的經濟制度。這一基本經濟制度的確定,保證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運轉,推動了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在收入分配領域,對于初級階段的認知也促使我國實行按勞分配爲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制度。在生産力尚不發達的階段通過兼顧效率與公平,促使各類要素充分參與經濟發展並享受發展成果,促進社會財富的增長。

      三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立足点。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進入新階段,在經濟建設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時,爲保證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所亟需解決的一系列重大現實問題也擺在了新時代建設者的案頭。面對經濟發展長期動能不足、微觀主體活力不足、國際環境中的大國博弈挑戰、收入分配失衡格局帶來的社會失衡等問題,必須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深刻認識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基本國情。這樣才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進程中妥善地培育經濟新動能,壯大所需的制度環境,使我國的發展勢頭不中斷,爲我國解決以上重大問題提供必要的空間與時間。基于這一理論,我們繼續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發展才不至于發生偏誤,有助于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曆史關口繼續朝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前進。

       来源 | 《人民论坛》2019年10月中

       作者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員 孙洁;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員 苏京春